家族客厅里的“战疫”(上)-了解病毒

庚子鼠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一场全民参与的抗疫战争在各处打响,如火如荼。此时此刻,还有一场“战疫”在悄然进行之中,战场就在每一个家族的客厅,在每一个家族的思想战场之上。
汪欣
磐合家族研习社社长
磐合家族办公室合伙人
家族基金和新生代培养业务负责人

家族思想这个战场,有时风平浪静,有时惊涛骇浪,而大部分时间,是暗潮涌动。思想的战场是无形的,而一旦这个无形的战场被占领,就可以轻松统御数量庞大的有型资产。

家族思想战场上的各种“势力”可能错综复杂,交织着形形色色的价值观、人情和欲求;家族思想战场上很难有长期的赢家,随着时间的消逝,必定要有新的“王者”的诞生。如果家族长期找不到新的思想王者,那么家族的没落只是时间的问题。

50多岁陈永亮(小陈总,化名)坐在宽大敞亮的客厅里,正参与一场关于海外家族信托要不要设立的讨论。

小陈总与哥哥老陈总两人联手打拼多年,终于建立起了今天的企业帝国。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如今的全球经济转型几乎没有影响到企业的生意,然而外人看来喜气祥和的陈家并不平静。

客厅里,发言最积极是小陈总的女婿王先生。他有着国内金融院校的学历背景,对老陈总提议的海外家族信托方案颇有微词,说话也是单刀直入。在一旁小陈总的女儿小陈则是默默地坐着,时不时轻轻地点一下头。客厅里弥漫着浓郁的烟味,小陈总粗糙的手指习惯性地摆弄着手中的香烟,被岁月洗礼过的脸上表情凝滞,任由自己的女婿与大哥激烈地辩论...

从王先生对家族信托的反对观点之中,可以看出他在会议之前已经做过了一些功课,但可能没有理解海外家族信托与市场上充斥的理财产品之间的区别,因此一直在担心设立海外信托是不是就等于把小陈总一家的钱交给别人去管理。而老陈总在强调的是要将家族企业的股权放在一起管理,从而避免未来家族的分崩离析。双方争执的其实并不是“同一个”家族信托。看起来,这应该会是一场不会有结果的家族会议。

在陈家的思想战场上,两方混战正酣。来自家族外部的王先生基本上占据了战场的半壁江山。王先生的出发点未必有问题,但是他的想法并不一定真正是老丈人的想法。之所以王先生能够与老陈总直接对阵,是因为他有一位懦弱的太太以及对太太心怀愧疚的父亲。

在小陈成长的早年,父亲一直忙于工作而没有给予她足够的关爱,造成了小陈内向而软弱的性格。眼看要成为剩女的小陈在工作期间终于寻得一位背景不错的男友。文化水平并不高的父亲对婚后的小夫妻俩基本也是言听计从,他朴素地希望能在家族资产的未来分配中为女儿争取更多的权益,以弥补他对女儿造成的早年缺失。外因与内因一起作用,效果“最佳”。

渐渐的,王先生成了小陈总家的利益代言人。王先生对懦弱的太太有着重要的影响力,从而在小陈总全家拥有了话语权,进而能与老陈总“势均力敌”,最后将陈家的思想战场搞得硝烟弥漫。如果王先生是一位带有“思想病毒”的PUA(搭讪艺术家),那么陈家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思想病毒与新型冠状病毒有着很多相似之处。

新型冠状病毒的潜伏期最长可以到24天,家族思想病毒的潜伏期完全可以长达24年。一位30不到的年轻二代,因为24岁以前父母关爱的缺失,完全有可能染上严重的思想病毒。在富有家族之中,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而与家人反目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爱是正能量,是阳气,因为得不到该有的阳气,年轻二代日久天长就结成了“阴实”。到了要交接班或参与企业事务的时候,家人方才恍然大悟,明白这个孩子已经“得病”了。

思想病毒一样隐匿性很高。新型冠状病毒病毒感染者的白细胞可以完全不上升,甚至于可以下降。感染上思想病毒的家族成员也会出现防御力下降的情况,甚至还有可能直接倒戈到对方阵营来攻击自家人。因为家人没能给到的关爱另外一个人给到了,这种关爱如久旱逢甘雨一般难以抗拒。给我关爱的人才是亲人,而家里人则成了陌生人甚至可以是敌人。

思想病毒的传染性一样强。某位家族成员感染上之后若首先发动“战争”,那么家族大战即可一触即发,从而造成病毒的迅速传播以及可能的“并发症”。家族思想病毒的中间宿主是“不信任”。富有家族的成员一旦产生彼此信任的下降,十有八九会把对方想象成争夺家族财富的有力对手。从此以后,解释就是掩饰,各方的信任基础将快速螺旋形下降,掉入“罪恶螺旋”,直到完全没有信任。

新型冠状病毒破坏性也很强,即使治愈也可能留下后遗症。相比于SARS,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有所下降。更加“理性”的病毒确实不应当以杀死宿主为目的(这样就避免了有人说闲话:“这一届病毒不行啊。”)。思想病毒的“本意”也并非毁掉家族,而是让家族成为自己生长的土壤。但是家族思想战争一旦爆发,尺度就再也不好“拿捏”,谁也无法预测战争最终的走向,即使是病毒自己。

思想病毒对家族成员以及家族传承的潜在危害,需要引起家族创始人的高度重视。创造财富需要企业家,守护财富还需要思想家。没有思想或者思想混乱的家族如同行尸走肉,如果再没有了家人之间的爱,那么再多的财富也只是一个躯壳而已。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 磐合家族办公室合伙人汪欣先生,由 财情社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磐合家族办公室合伙人汪欣先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财富管理》杂志社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连载系列:家族客厅里的“战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