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还是挑战? ——家族慈善基金的利与弊

最近有一则新闻:本次新冠肺炎流行的过程中,马云基金会在1月29日宣布捐赠1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新冠肺炎治疗药物和疫苗研发,与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哥伦比亚大学、钟南山医学基金会等多个科研机构签约,立项课题总数超10个,涵盖多个院士的研究团队和多个医学领域。这个新闻引发了人们对于家族慈善基金的讨论。
本文作者:许洁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研究经理
朱红  浙江凯银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本文发表于《财富管理》杂志2020年2/3月刊)

世界上许多富有家族是热衷于做慈善事业的,甚至许多创始人将慈善基金作为自己退休后的主要人生方向。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曾在成立家族慈善基金时说,“我只是财富的看管人,我需要找到最好的方式来使用它,现在我找到了,我将把我的这笔财富投入到慈善基金会中。”盖茨基金会已经是全球知名的家族慈善基金会,在医疗和教育领域做出了许多贡献。在美国,家族慈善基金一直是慈善活动的主力军,2014年美国慈善基金会提供的520亿美元中,有近一半(259亿美元)是由家族基金会提供的。在中国,家族慈善基金也逐渐起步。中国家族慈善基金会发展报告(2018)发布,我国共有家族慈善基金会 268家,占全国基金会总量的4% ,家族基金会数量和捐赠支出金额都在飞速增长,家族慈善基金会已成为我国公益慈善领域的重要力量,家族慈善管理也注定会成为家族办公室的一项重要管理内容。

成立和管理家族慈善基金,对家族而言有什么好处呢?

家族慈善基金可以提升管理效率,进行更有效的慈善事业。家族办公室可以通过慈善基金将钱用于家族热衷的具体公益项目,可以指派家族成员参与慈善事业管理,直接决定资金的投向和使用方式。与将钱给到公开慈善机构相比,家族慈善机构自行运营目标和流程更加可控。如果家族慈善的目标发生变化,或者想响应新的需求时,对基金会的良好控制就可以提供灵活性。例如此次引发讨论的马云基金会捐赠事件。疫情发生后,马云基金会反应非常迅捷,1月29号即宣布捐赠1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新冠肺炎治疗药物和疫苗研发。2月初完成与国内外等多个科研机构的签约,立项课题总数超10个,涵盖多个院士的研究团队和多个医学领域。而美国的盖茨基金会更是在1月宣布捐赠1000万美元用于抗击新冠肺炎后,在2月份再次宣布追加金额至1亿美金,用于新冠肺炎治疗、疫苗研发弱势人群的保护。这两个案例都凸显了家族慈善基金在特殊时点的灵活性、直接性和高效性。

一个运作良好的家族慈善基金不仅可以发挥社会影响力,它也可以成为家族成员的团结统一的力量,是创造持久的家族财富的一种方式。首先,家族慈善基金是对家族文化的反哺。许多家族财富的创造者拥有非常引人瞩目的商业成功,努力进取获得物质财富顺其自然成为家族文化的主题,而在拥有大量财富之后,许多家族需要也希望家族文化变得更加多元,实现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的平衡。家族慈善基金可以帮助家族塑造更加完整的家族文化,输入包含社会责任、物质与精神满足平衡等元素。其次,家族成员可以参与家族慈善基金的管理,一方面是保证家族慈善基金沿着家族意志前行,另一方面对于家族成员而言,是他们开始学习如何处理钱、家族治理和家族价值观的最佳实践场所,也可以为合适的家族成员提供工作机会。第三,家族成员通过参与家族慈善事业,也可以更加深刻的理解社会与家族的关系,家族成员之间的关系,培养更加长期和社会友好的思维方式。家族慈善基金也可以成为家族重要的培养基地和家族遗产而代代相传。

税收优惠。尤其对于有遗产税的国家,家族慈善基金机构可以节省大笔的遗产税和资本利得税。当然家族慈善基金仍需要按照法律规定缴纳相应的税款和支付合理的运营费用。如美国的家族慈善基金需要缴纳联邦消费税,接受监管每年提交年报等。我国目前对于公益性捐赠已有一定的税收优惠措施,但还非常不完善,例如在慈善主体的认定没有清晰标准,股权捐赠的税收优惠缺失等。2009年我国出台了《关于企业公益性捐赠股权有关财务问题的通知》才允许企业以持有的股权进行公益性捐赠,但缺乏配套的税收优惠规范。比如为解决曹德旺捐赠股权用于慈善事业问题,我国政府相关部门专门下达了《关于曹德旺夫妇控股企业向河仁慈善基金会捐赠股票有关企业所得税问题的通知》,最终才使得曹德旺先生捐赠得以顺利实现。

家族慈善基金会运营得当会对家族声望有良好的影响,形成声誉遗产而反作用与家族的主要事业。人们在选择商品和服务时,同等条件下,倾向于选择声誉更加良好、对社会承担更多责任的品牌。但这种声望的反哺是很难以具体的商业价值进行衡量和判断的。

家族慈善基金对于家族而言是有许多优点,那是否存在挑战或弊端呢?答案是肯定的。

挑战一

做错可能比做对影响更大。良好运营给社会带来良好影响和贡献的,确实有助于家族声望。而一旦出现操作不当和负面操作,带来的“反噬“也更加严重。美国已经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说克林顿基金会被认为多数行为与慈善目的不相符,仅仅是想以慈善的名义获得减税效果。这给克林顿家族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甚至在希拉里的竞选中也成为对手攻击的问题。而国内公众也在某著名慈善公益机构多次重大事件应对失当时,表现出了巨大的愤怒和失望,给慈善机构声誉带来了极大的影响。家族慈善基金会更加困难的一点是,慈善事业的反馈不仅仅跟基金会本身有关,因为慈善基金会与家族的关系足够密切,所有负面反馈会直接与家族治理、社会责任挂钩,影响家族、家族企业和家族代表人在公众心中的形象。

挑战二

缺乏慈善事业管理的经验。美国家族慈善基金已经发展的比较成熟了,老牌的家族基金会甚至有几十上百年的历史。参与家族基金会管理的家族成员可能历经三四代人,通过不断的适应和调整,才能保持家族基金会的良好运行。基于中国改革开放仅40年,富有家族也不过二三十年的现状,管理经验的缺乏是必然的。

挑战三

家族成员能否在家族慈善基金中找到合适的位置。家族基金会需要得到重视,不能变成家族表现不佳成员的收容所。有父母通过设立家族基金会,给下一代提供一个职位给他薪酬,以弥补下一代年幼时父母频繁缺席的遗憾或者希望改变下一代被宠坏的习惯。但这不是好的解决方案,基金会应该是主动传承家庭价值观的工具,而不是被动的解决方法。美国有位资深的家族基金会成员曾谈到,如果孩子被宠坏,自我中心并且对自己的资产不负责任,那么他们很可能对基金会的资产也是如此,并且对基金会的工作不感兴趣。包容下一代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会有发言权。家庭慈善基金可以为下一代甚至后几代提供了解家族文化和价值观、接近家族治理的方法和培养社会责任的场所,而非安置和补偿之地。美国鲁特家族基金会就是很好的案例,他们通过一系列的培养计划,目前已经有第四代和第五代家族成员参与家族慈善基金的管理,成为家族慈善基金董事的候选人。鲁特家族的任何成员都没有在基金会担任带薪职位,也不担任全职工作。在家族办公室工作的家族成员将约15%的时间用于家族基金会,家族将对基金会的服务视为对家族的服务。并提倡家族成员积极参与基金会事务,担任志愿者承担责任。

家族慈善基金对于中国家族来讲是新鲜事物,对家族办公室而言也是新兴领域。我们确实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富裕家族投身于公益事业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这令人鼓舞也值得称赞。如何将家庭慈善基金效用最大化,既能造福社会又能培养下一代继承精神财富,可能需要更多思考。正如彼得德鲁克所说,把正确的事做正确,相信家族慈善基金会在社会慈善事业中承担更多责任,带来更多的希望。

-End-

6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