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客厅里的“战疫”(下)-战胜病毒

陈老板见远方的客人忽然倒地,赶紧蹲下身去,反复查看客人的脑袋有没有撞到大理石地板。当发现地板上已经裂开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陈老板只能望“板”兴叹。事已至此,只好接受现实。众小弟听着老板的招呼,一起将醉倒的安卓颜重新扶上了酒桌。 看着旁边这位一年出差要飞180多次的老朋友,陈老板举起手中不到半两重的酒杯默默道:“安兄,我自小闯荡江湖,30多年才打下这一片江山。你可知现在的我竟是个孤家寡人。我拼死拼活为了这个家,可是每一个人都还要怪我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我还不如像你一样,5斤白酒一醉方休,不问世事拉倒算啦。” 此时的安卓颜,慢慢从昏睡中苏醒过来。看到身边的陈老板郁郁寡欢的样子,他甚是担忧,心想陈老板一定是觉得朋友喝酒没喝好所以在责备自己。他伸出手去拍了拍陈总的肩膀,用略带江苏口音的台湾普通话说道:陈...陈总,今天晚上还有....还有多余的口罩吗?”
汪欣
磐合家族研习社社长
磐合家族办公室合伙人
家族基金和新生代培养业务负责人

要全面提升家族抗病毒的能力,陈老板以及其他的家族掌门人们必须学会如何把握住家族的思想权。家族思想如果无法延续,那么家族也就无法延续。家族一代丧失了对二代或其他家族成员的思想权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很多家族掌门人都是管理航母级企业的舰长,然而到了家族管理上却退化成了拿着浆划舢板的状态。如同对待新冠病毒不能不穿防护服去裸奔一样,对待思想病毒,我们需要全副武装。

病毒疫情瞬息万变,一场病毒与人类的对决,最终比拼的是谁的进化速度更快。病毒也不过是在为生存而“不懈努力”,那么人类更不能自甘落后。在家族思想的战场上,比拼的是思想的先进性和兼容性,没有海纳百川的能力,没有快速迭代的能力,家族越大越无法形成持久且稳定的价值观。

每天琢磨发展机遇和成长的企业家,在家族的书房中也需要几本关于如何形成和传播思想的经典著作。如何赢得家族客厅里的家族思想制定权,如何让自己的思想在家族中一样具有竞争力,以至于如何化敌对思想为友为伙伴,这无疑需要上心的学习和反复的实践。每一个成功传承的家族,几乎都有自己行之有效的齐家思想。

病毒一旦入侵,所耗费的治愈代价要远远高于预防成本。高效的预警机制是最重要的第一道防线。要提升对家族思想病毒的预警能力,家族掌门人需要增强对家族内部各类思潮变化的敏感性。

在这一件事上,一位素质优良的好太太毫无疑问是首选,女性的细腻特质在此时正是用武之地。经常性进行思想“杀毒”也是有必要的,所以我们应该把握住每次家族会议的机会,让家族成员多交流多沟通,及时发现可能存在的思想防疫漏洞。

此外,外部“独立董事”对于家族治理而言也有神奇效果。第三人视角往往更为敏锐,其观点的表达基本可以不受立场的限制而容易被各方所接受,经验丰富的第三方顾问可以给家族防疫工作带来额外价值。对咨询型家族办公室来说,为家族客户进行不定期的整体风险扫描更是一项基本工作。

对冠状病毒的深入了解有助于我们知道个人防疫工作的重点应当放在何处,以及哪些场景是最容易造成病毒感染的场景,因此需要大家的特别关注。在构建思想防疫体系的过程中,家族的资源和精力也应当放在刀口上。

什么是最易造成感染的场景?

首先,是一直未能治愈的“创伤”。因为在家庭环境中得不到关爱,久而久之所形成的创伤就是思想病毒的最佳入口。很少有一代掌门的家族(也包括普通的家庭)是完全没有“创伤”的。创伤,可以是未被满足的需要,是猜疑和怨恨的长期积累,或是因反抗简单粗暴的控制而造成的伤疤。有一些创伤并不易于愈合,但是家族掌门人至少需要对创伤的存在心知肚明。

其次,是处于思想亚健康状态的,或是还不具备思想防御力的家族成员。任何疾病的来袭对这些成员的威胁永远都是最大的。

最后,还有“超级传播者”。家族思想病毒的超级传播者是那些自带“病毒”且对不少家族成员或重要的家族成员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人。TA可以是家族成员,也可以完全不是。与超级传播者的“对决”,也是思想先进性的对决。在《家族客厅里的“战疫”(上)》中,老陈总与小陈总的女婿之间的争论就是一场这样的PK。这场PK考验的是家族掌门人的思想是否具有核心竞争力,是否对于关键的家族成员拥有足够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一场疫情,一定会使得国家变得更加强大;一场疫情,也可以让家族的生命力更加旺盛。

自家的花园里想要没有杂草,最好的方法就是种上鲜花。所有的养分被鲜花所吸收,那么就没有了杂草的生存空间。抵抗思想疫情,重视疫情的苗头并进行提早的防御工作部署毫无疑问是非常必要的。而对任何思想病毒的最终解药只有一剂,那就是“爱”。

爱的能力,是家族掌门人的必修之课。以爱为土壤,家族的思想才有持久的生命力。

财富向善,善因爱而生。

“安兄,可以醒了。我家的口罩都归你了。”

“茅台可以重喝,防守,只,只,只有一次啊...”

“没问题,听兄弟的!这地板你看...”

(完)

以上故事,基本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本文来源 磐合家族办公室合伙人汪欣先生,由 财情社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磐合家族办公室合伙人汪欣先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财富管理》杂志社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