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下跌与美股上涨有何关联?

作为全球市场的风向标,今年的美国金融市场一直不平静。美元指数在年初至3月一度呈现出7%的涨幅,随后又从3月高点102.9滑落至当前的93.4,跌幅超过6%的。
与此同时,标普500指数在迈过2-3月间超过三分之一的大滑坡后,如今又爬回了2月历史最高点附近。
“美元走弱”和“美股走强”不禁令人陡生疑问:美国金融市场走势到底有怎样的逻辑关系呢?

01. 美元因何贬值?

美元贬值的直接原因可能要算在美联储身上,其3月以来启动的超宽松货币政策,规模及幅度均远超以往。3月份美联储每周都会增加500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量,4、5两个月份每周也有近2000亿美元的增长。单看增长额或许不够直观,但与此前一比较就会看出这个数字的显著意义:增长最快时,美联储在40天内便增加了3万亿美元的资产购买量,导致美联储资产规模从4.15万亿美元暴涨至7.17万亿美元,而这相当于在同样短的时间内向市场投放了3万亿美元的货币。

从投向上来看,3月以来美联储发放的货币主要用来购买美国国债、购买房地产抵押债券(MBS)、增加央行货币互换、购买分期支付贷款、购买企业贷款等,其中占大头的美国国债购买量超过了1.7万亿美元,其次是房地产抵押债券(MBS),购买量超过4600亿美元。

作为美国国债发行方的美国联邦政府,在得到美联储支援的资金后,联邦政府公布了总量2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方案,该计划将陆续为受疫情影响严重行业的提供5000亿美元、为中小企业提供贷款3500亿美元、为公民发放现金2500亿美元、为受疫情影响失业人员提供的福利2500亿美元,为医院提供的资金1300亿美元,剩余部分将用来支援美国各州政府。考虑到各州政府对支援资金的用法和联邦政府相似,经过层层下发后,可以说美联储通过购买国债而发放的货币将大半发给美国企业,小半发给了美国民众。


02. 美股缘何上涨?

那么美国企业和民众拿到钱之后做了什么呢?

从消费上来看,个人消费支出占美国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二,受疫情影响2020年第二季度美国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同比下跌34.6%,可见美国与其他受疫情影响的国家一样出现了消费规模骤降的问题。受此影响的美国第二季度GDP同比下跌32.9%,创造了历史最大跌幅。

与此同时,不仅美国金融市场中的共同基金和ETF基金在整个2020年上半年间获得了8600亿美元的投资净流入,在美国资本市场中的原本只占8%不到散户投资也快速增加至20%以上,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仅美国在线交易平台Robinhood一家在今年前4个月新增开户数便超过300万个,并在今年6月多次录得有史以来最活跃的交易日,平台平均用户年龄被拉低至31岁。大批欠缺投资知识的投资者进入美股市场,在推动美股节节升高的同时也在被市场“收割”,6月时美国已有相关案例见报。

在央行主导市场的时代,印钞规模直接决定了资产的价格。在美联储持续购买美国国债的背景下,一路走高的国债价格带来的是大幅降低的国债收益率,10年期的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0.5%以下的历史最低点,而国债收益率的降低,让投资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可能性前景对渴望回报的资金来说更为诱人。

实际上,作为全球股市风向标的美股一向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张有着密切的关系。早在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时,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便对美元和美股产生了同样的影响,如今美联储在更短的时间内释放了更加宽松的政策,带来的影响自然更为猛烈,需要更久的时间来消化。


03. 基本面与股市:暂时背离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经济基本面与股市相背离的现象并不会长久存在,若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美国疫情仍未得到有效控制,或新冠疫苗的开发未能出现突破性进展,待到冬季疫情再次袭来时美国经济重启的希望将变得更加渺茫,而这将对美股,进而对世界金融市场产生巨大的冲击,彼时能够安稳度过疫情考验的金融市场,便或许有这样一个机会,成为国际资金最后的“避风港”

此外,在应对疫情冲击时美国金融市场的动荡,也体现出了政府刺激错配将引起的负面影响,通过现金发放的纾困资金未能流向实体经济,也未能帮助受打击最沉重的企业和个人,而是流入了金融市场成为饕餮盛宴的一部分。

更为棘手的是,这一错配问题颇有积重难返之意,尽管近期美联储试图通过减少资产购买和增加二级市场公司信贷工具(SMCCF)购买的方式向真正需要帮助的对象投放资金,但短期内已经涌入资本市场的大量热钱该如何解决,是为了政治因素维护市场信心加码流动性,还是适时为过热的金融市场略微降温维护经济稳定性,值得我们长期观察

作者 | 中国财富研究院研究专员 陈航滨
来源 | 中国财富帮    

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