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客厅里的“战疫”(中)-研究病毒

冬天的西北寒风凛冽,屋子里却温暖如春。酒过三巡之后,一位来自远方的客人大脸通红,酒精上头,让他越来越感性和冲动。 这位远方朋友站起身来,走到家族掌门人陈老板的面前,右手则捧着半斤重的大酒碗,左手重重地拍在了陈老板面前的餐桌上,并对着陈老板慷慨陈词到:“进攻可以试错,防守,(TM)只有一...次...啊......”。说完,他将碗中的白酒一饮而尽,仰天长啸约1分35.27秒以后,由于用力过猛,加上酒劲儿上头,直接醉倒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要问这位远方的朋友姓氏名谁,您听好了。他,就是大中华地区深圳市福田区华富街道知名家族办公室创始人“安,卓,颜”。
汪欣
磐合家族研习社社长
磐合家族办公室合伙人
家族基金和新生代培养业务负责人

《家族客厅里的“战疫”(上)》里的陈家,不得不开始考虑如何与外来的思想病毒进行较量。造成很多家族不得不直面或将要直面这种场景的主要原因,正是防御意识的淡薄。正如安卓颜向无数家族客户的真情表白“进攻可以试错,防守只有一次”。一次防守失败,对于家族造成的影响可能非常巨大。

除了缺乏防病意识以外,新型冠状病毒之所以如此猖獗,与三个因素有关。而思想病毒大行其道,同样也“有劳”于这些因素。

首先,是轻视了病毒的传播性。一方面,曾经一路高歌猛进的家族创始人可能从未想过“防御”,更想不到防御的对象还需要包括看不见摸不着的思想病毒;二方面,是早期来不及开发出对新型病毒有效的治疗手段。对于正在面临代际传承的众多家族而言,这也是一次全新的挑战,是从未经历过的重大转折点,而且还是同时面对二代成年成家、一代老去、家族企业转型和外部经济环境波动等众多不利因素混搭而成的全新局面,短时间之内不可能有能力准备好有效的“疫苗”;三方面,是病毒的隐蔽性极强。思想病毒的隐蔽也是如此,因为思想的转变是渐进的,一般需要外部事件的触发才会显现出来。

其次,是不具备反病毒能力。要抵抗病毒就必须研究病毒,了解病毒的来源、中间宿主、传播和发病机制。而对于思想病毒的入侵,应该要具备预警能力的正是家族掌门人自己。任何其他人要么不关心要么并不合适拉响警报。现实场景中,家族掌门人往往并不具备侦测和识别思想病毒的能力,掌门人的注意力经常也不在这里。

能否及时预警,与掌门人的意识和认知水平也有关。如果认知水平没到,那么很可能无法发现病毒的存在,就好像用放大镜是看不见病毒的,必须用高倍显微镜才可以。

预警失败也与掌门人喜欢直接控制他人行为而非关注思想有关。当一次家庭内部的争论发生时,大部分掌门人习惯于直接“拍死”家人,而不是去了解家人行为背后的真实原因。这些背后的原因就可以显示家人是否已被思想病毒所感染。直接规定家人的行为,例如撰写好几百页的家族宪章,看起来非常有效,实际上则可能适得其反,甚至加重病毒的发展和传播。有压迫就会有抵抗。

最后,没有有效的防疫行动。这里包括两方面,一个是缺少“行动”,另一个是缺少“有效的行动”

行动背后是能力在支撑。没有合适的能力自然不会有有效行动 。当疫情大规模爆发时,我们可能因为缺乏日常练兵以及管理水平上的瓶颈而耽误了前期宝贵的“战疫”时间。

在思想防疫的战场上,不少家族会错失先手机会,例如在二代家庭成员的早年没有能建立起他们的思想防御力。

另外一种情况是家族领导层(例如创始人夫妻二人或联合创业的兄弟姐妹)无法形成统一和稳定的家族核心思想。当家族内部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价值观势力时,最终造就的就是家族思想战场上的乱世生态。

而最为普遍的防疫痛点,也在于防疫手段的落后。思想防疫不是用一箱15年茅台酒喷洒豪宅或者用电饭煲蒸用过的口罩;思想防疫是一项系统工程,也位于家族治理系统的最核心位置。思想防疫不是简单粗暴的控制和被控制。家族治理若是流于装订精美的家族宪章而没有背后的核心思想做支持,那么定然就成了无效行动。

(未完待续)

本文来源 磐合家族办公室合伙人汪欣先生,由 财情社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磐合家族办公室合伙人汪欣先生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财富管理》杂志社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连载系列:家族客厅里的“战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