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下,家族资产的配置趋势

❖ ❖ ❖

年初以来,蔓延全球的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与过去两年金融市场波动的背景下,高净值人群对市场的不确定性认识加深,避险情绪加强。一方面“财富安全保障”和“财富传承”持续占据最重要的两大财富目标;另一方面,在打破刚性兑付、多个单一资产类别出现亏损的市场教育下,他们深刻体会到各类资产的潜在风险,理解到投资需在风险和收益间不断做出权衡,依赖单一热门资产快速赚取高收益的时代已经过去,财富需要进行专业且长期的配置、积累,并进行动态调整才能保值增值。

如今,2020年行将结束,“大流行”却仍未远去。面对2021年,家族办公室将如何根据内外部环境的变化调整家族客户的资产配置策略?立足于家族企业视角看资产配置,企业关注的点是什么?未来的投资机遇在哪里?

❖ ❖ ❖

哈哈哈

❐ 新冠前后新富及高客人群的投资偏好变化

  1. 各个年龄段的人群都比以往更注重财富健康及财务规划;
  2. “黑天鹅”冲击下,不确定性增加,所以就会定期审阅自己的财富规划;
  3. 新富人群及高客群体,对于金融资产的偏好在上升;其中新富人群在流动资产配置中上升比例较高的是现金与存款,地产下降较大,这也代表了该群体的风险偏好;
  4. 尽管资产配置意识在增加,但目前仍有很大比例高净值人群没有选择专业人士进行投资“操盘”,这也直接影响到他们在疫情时期的财富保值与增值。

通常认为,在新冠疫情和宏观环境的冲击下,人们在选择财富管理目标时或将会降低财富信心。然而在上海高金与嘉信理财近日发布的《2020年中国新富人群财富健康指数》报告中,调研结果显示,中国新富人群(受用范围在12万到100万之间,可投资资产小于700万人民币)的财富信心指数受影响不大,在检视对未来五年自身财富健康状况时,有30.1%的受访者认为将比现在好,相较于去年的25.1%还有所上升。相似的是,中国银行私人银行《2020中国企业家家族财富管理白皮书》对1000名可投资资产大于600万人民币的高净值企业家客户进行调研时也发现,企业家对疫情产生的财富影响可控,尤其是资产规模较大的家族,受影响较小。

新富人群对未来五年自身财富健康状况的预测 ▲

谈及原因,吴飞教授认为,资产配置的核心是多元化,这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帮助高净值企业家应对可能由黑天鹅事件带来的损失。“对比近期两份报告可以看到,资产在5000万元人民币以下的客户中有一半不愿意做资产配置,而恰恰这一群体受疫情影响较大,其资产规模缩水21%。”

那么,这些高净值企业家在今年投资中获得的真实回报率如何?报告显示,普遍低于预期回报,六成左右的企业家预期收益率在8%以上,但实际上只有33%的人可以达到收益率在8%以上。“我们回顾下报告中的高净值企业家的家族资产配置类比就可以发现,出现这一情况的原因在于他们把超过50%的资产配置在诸如银行理财、现金储蓄等低收益但相对安全的地方。”吴教授进一步解释道,“所以,假如一位高客20%-30%的资产是在银行理财,20%-30%的资产在储蓄和现金的话,那其他产品占比就得在40%-60%。要想达到8%的收益率,这些产品就要达到年化12%-16%,所以就需要从传统理财、现金转到金融理财产品当中。”

❐ 基于风险偏好的家族资产配置策略

➢ 基于这些变化趋势,家族办公室在为家族客户制定资产配置策略时,会有哪些建议?

“我们仍然会根据家族客户的投资风险偏好测试进行了解和沟通。”凯银家族办公室家族执行合伙人谢旴梵先生特别详述了风险偏好的三种类型:“第一种,532型,即风险保守型——把50%的资产投资于安全稳定的收益类产品当中,包括存款、保险、国债;30%投资于各类投资基金和各类债券中;20%投资于股市、期货等高收益风险。第二种,442型,即风险均衡型,可‘攻守平衡’,易调节与变换。第三种是433风险激进型。”

“其实在整个家族的需求方面,更多的是财富保障与传承、家族资产长期低风险且稳定增值。所以我们在为客户设计资产配置策略以及家族治理架构时,也会更多运用金融工具,例如保险及家族信托。”谢旴梵先生解释道。

从《2019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招商银行x贝恩公司)中的调研结果看,中国超高净值人群在传承安排上相较于2015年时,在“创设家族信托”以及“为子女购买保险”两项占比提升分别为+4%、+6%。任何一个家族都对子女教育予以重点关注,而家族客户的企业资产与家族资产又“捆绑”在一起,一旦有风险,那如何保障子女有足够的经济支持以接受最好的教育呢?“因此我们认为最顶端的是教育储蓄险,可以用储蓄分红型保险来做这一方面的风险防范。其次就是万能寿险,可以助力家族资产达到长期稳定增值的目标,同时它有很高的杠杆,一般它的保额等于该企业家‘身家’,一个50岁左右的企业家,如果要买同等身家保额的寿险,保费约为保额的三分之一。”

中国高净值人群财富目标对比 ▲
来源:招商银行X贝恩公司高净值人群调研分析

而关于另一项重要的家族传承工具“家族信托”,中国家族财富管理师协会会长王勇先生补充指出,要特别关注家族信托在家族税务筹划中的作用以及相关问题:“中国税收政策的改变对于家族客户在做投资、架构、以及资产配置时都有很大挑战。后疫情时代也是一次机遇,除了考虑风险及信托架构设计,更要完善家族、家族企业的税务筹划。”

❐ 谈及资产配置,家族企业客户究竟看重什么

虽然国内高净值客户数量日益增多,财富管理行业呈现蓝海趋势,但机构有没有为高净值客户尤其是高净值企业家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服务于国内某汽车行业家族企业投资管理板块的陈思杰先生,在面对资产配置专题时一针见血指出:“实际上对于企业而言并不在乎你能够给‘我’赚多少钱,而是在乎维护维持现在的生计。‘我’的企业从零开始到一,后来从一到十,从十到百……这才是企业本源。中国目前的经济体量和宏观背景是源于千千万万的企业家在改革开放40年中的奋斗与积累,而非因为金融市场。”

他同时直言不讳地提到,中国80%以上的高净值客户是企业主,那他们应该做什么?不是做投资,也不是做金融资产类型的投资,而是做实体类的投资,是做产业投资。“而且每年可以看到资产配置偏好中最大的一部分还是在于现金及对应的存款,这些东西都是企业防御性资产。但高净值企业家能够投到资产配置方案中的财富就是一个未知数。”

但这对于机构来说就毫无参考意义了吗?并非如此。首先,高净值客户-企业-企业主,这几方面互相成就,也对应了他的财富、社会地位、市场口碑及影响力,所以这些是划等号的东西,财富管理机构服务的是一个综合个体,而非一个“账户”的概念,高净值客户的财富管理服务势必是多元及复杂的。其次,家族及其企业仍然面临诸如新冠疫情等外部突发事件、交班传承等问题。陈思杰先生另外提到了家族企业内嵌型家办的角色作用,如家族财富顾问,包括承担家族办公室的主要业务(即财富规划、策略、风控、治理),以及公司内部治理,同时也包括公司资产和家庭资产内部治理的分析。“而这个分析是外部金融机构做不了的,也很难去达到企业主的心意。”

所以从家族企业的角度看资产配置这个问题,家族企业在关注什么?“还是那些和家族企业属性本身最最关系度最高的资产。”陈思杰先生回答道,“不管是业务型资产、政府资源类型的资产、土地类型的资产,还是未来海外发展机会的资产。这些资产都是以公司股权类型为主投资落地,即股权投资。”

❐ 三大策略引领未来投资方向

回到宏观层面和全球视角,关于2020-2021年资产表现回顾与市场预测,花旗中国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吴晶晶女士认为:“后疫情时代,伴随新周期来临,对于投资者而言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投资者在新环境当中有三个大策略值得关注:探索均值回归、逃离低利率、投资不可阻挡的趋势。”

探索均值回归——定义“离家板块”。以行业来举的话,比如说受疫情支撑的美国科技股,一度是跑赢美国小盘股,达到42%。到了12月初的时候,这个差距缩小到了30%,这些数据说明板块已经开始反弹,但是仍然有一定的上升空间,短期认为是市场机会。

逃离低利率——现在去除通胀外利率在发达国家已经进入了区间。从债券收益率可以看到,目前已经有五分之四投资级别的收益率在1%以下了,美国十年期货债利率已经处在了历史低点了,实质利率是在4%。而美联储最近表态就可以想出未来市场宽松政策都是继续延续的,所以未来低利率准备是再有所延长的。

审视长期不可阻挡趋势——这些趋势在未来数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可以重塑生活,而且是投资者长期投资中不可获缺的地方,例如:清洁能源、超级链接、亚洲崛起、健康医疗。

❐ 与风险共舞,与安全为伴

面对当下内外市场环境的多重不确定性,中国家族财富管理师协会会长王勇先生认为:“后疫情时代依然延续三个‘高’的特征——高波动性、高分化、高估值。中国市场的‘去散户化’、‘去机构化’是大趋势,所以股票仍将是被看好的配置资产之一。而对于‘三高’背景下家族客户的资产配置策略,我的观点就是——与风险共舞,与安全为伴。在市场不确定因素较多的环境下,会看到不少潜力大、但风险高的投资机会供投资者选择;与此同时,建议家族客户在此期间多配置些安全型资产,甚至可以只考虑流动性,不用考虑收益。”

❖ END ❖

作 者 | 赵晓婧 设 计 | MARTIN 策 划 |《财富管理》杂志社运营团队

13
财策智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