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中国最大私人银行掌门人即将加盟瑞信,曾带领招行私行从无到有,管理资产规模超2万亿

据欧洲货币(Euromoney)1月13日报道,为抢占内地高净值客户业务市场,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已聘请原招商银行(CMB)私人银行业务负责人王菁担任其中国内地私人银行业务(PB)负责人。

王菁将于20204月正式加入瑞士信贷,她的加入将帮助瑞士信贷抢占高净值客户市场。她将向瑞信北亚区私人银行部业务主管方世华博士(Francois Monnet)和瑞信中国首席执行官唐臻怡汇报。

王菁在中国私人银行业内声望极高,2007年招行成立私人银行部门,王菁便被委以重任,在王菁的带领下,招行私人银行“一骑绝尘”领先国内其他银行,短时间内成为业内翘楚。

据欧洲货币(Euromoney)报道,王菁加盟瑞信后,在未来的人员招聘、团队组建上将占据强有力的话语权。同时,瑞信还提供了极具竞争力的薪酬待遇,据悉,王菁加盟后的年薪将达到200万美元,如果完成目标业绩,薪资最高可达350万美元。评论称,瑞信的此次高薪聘用可谓是钱花在了刀刃上。

王菁其人:

从行长助理到私人银行掌门

在私人银行业,招行私人银行无疑是国内最优秀的,甚至在中国金融界,招行私人银行已具备“被膜拜”的资格。2007年从零开始,到2017年末,招行的私行管理客户资产规模AUM一度占据国内前十大私行23%份额,成为行业绝对龙头。

这一切与王菁密不可分。1994年毕业后就加入招行的王菁,深度参与并见证了“零售之王”的崛起之路,招行1995年推出“一卡通”时,她还曾与支行同事在周末上街向路人推荐银行卡——那本是银行工作最高大上的年代。

王菁的履历都在招行度过,历任招行总行行长助理、总行零售银行部总经理助理,20078月,招行正式成立私人银行部,王菁旋即被任命为私人银行常务副总经理。彼时,招行零售银行由刘建军主管,其亲密合作伙伴则为零售部副总经理张东。从2007年9月开始张东主抓财富管理的具体事务,而王菁则全力统筹总行私人银行业务。

“这十多年我并不是在简单地重复,每一年做的事情其实都不一样”,2007年春节一过,在深圳招行大厦8楼的一个小角落,招商银行私人银行筹备组正式成立,加上王菁只有3人。

对于初创起家时的“针挑土”,王菁记忆犹新:制度、系统、产品、人才,全是空白,都只能一点一点慢慢积累。国内也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而国外不一定能用——最起码现阶段不能用,但看过那些倒是明白未来要走到什么方向。

如此庞杂的体系建设需要前期较长时间、较大资源的投入,起步前三年就是打基础,系统只能自建,摸索中不断调整Nbug,哪怕到现在还在不断优化。王菁感慨:而且在这些做好之前,根本看不出什么产出和效果。

“这个过程是很煎熬的,对管理者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认准一件事情就坚持不断的做下去,拥有战略定力并持续执行是很不容易的。”

不论招行内部员工还是外部私行客户,都对王菁有着极高的评价。“王总在私人银行成立之初就来了,她对同事很好,一有时间就与我们这些一线的客户经理交流。她业务能力也很强,面对突发事件临危不乱,能够妥善的解决问题。”一位招行总行私人银行客户经理表示。

“我曾经在某一次私人银行客户聚会上与王菁总碰过面,那时有许多与会的私人银行客户都提了不少问题希望王总能解答。她一下子就能够抓住客户提出的问题要点,回答令客户满意。”一位不公开姓名的私人银行客户描述。

“在一次招行媒体见面会上遇到招行私人银行王菁女士,身着黑色职业套装,看上去十分干练。发型一丝不苟,皮肤保养得非常好,妆容精致。但由于长期出差奔波,她脸上不由得挂着一丝疲倦。”一位媒体同行回忆当时的情景。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王菁习惯性的用数字说话,招行私人银行业务在她脑海中有一幅完整的画面。无论抛出什么问题,她都会迅速而准确的回答。她的声音很轻柔,但是内容却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行业龙头也面临增速放缓

经过十多年高速发展,中国私人银行业正在发生一些关键变化:一方面,龙头银行私行AUM增速放缓;另一方面,一批股份行私人银行业务却身处扩张快车道,成绩格外亮眼。

2018年年报显示,私人银行第一梯队的招行、工行、中行、农行和建行,私行AUM增速较2017年全面放缓。业内人士预计,尽管2019年年报还未披露,但是预估与2018年情况类似,有可能还会更差。

2018年,招行私人银行AUM同比增速为7.03%,户数增速为8.19%,首次双双跌至个位数---这创出了该行自2013年来的最低增幅。此前,招行私人银行在2013年~2017年的AUM同比增速分别是31.6%、31.71%、66.37%、32.55%、14.8%,而户数增幅依次达到30.63%、28.96%、49.12%、21.47%、13.19%。

需要指出的是,招行一直在1000万及以上的高净值客户领域攻城略地,从未下调门槛。至少五年的高速增长,也使得招行的专业投资顾问模式备受推崇。该行将全行符合标准的高净值客户收归总行私行部门管理,并实行“1+ N”模式(一位私人银行客户经理一对一服务每个私人银行客户,每位客户经理身后都配备数名投资顾问和产品专家做支持)。这样的垂直深耕模式不仅缩短了招行私行的服务半径,也调动了全行资源。

招行的私行AUM20188月突破2万亿后,在12月末达到2.04万亿。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招行获客速度降了下来,但如果刨除其自身基数过大的纵向原因,与同业横向相比,招行2018年私行户数增长了5500户,表现仍居前列。

“可以理解。”一名中型股份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如此评价,“招行的基数很大,不可能一直维持这么高的增长势头,但获客能力依旧是最强的,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从户均规模看,截至2018年末,招行户均规模为2795.92万元,略低于2017年的2826.09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中国经济发展降速以及社会财税制度改革等因素,未来快速造富的趋势可能逐渐降低。另外,超高净值的人群基本被瓜分完毕,头部私行规模大、基数大,可以从存量上挖掘客户需求。

新征程 新挑战

欧洲货币(Euromoney)报道称,随着王菁的加入,其遍布世界各地的高净值和超高净值客户有可能会追随王菁,将资产交由这家世界著名的财富管理机构打理。瑞信在全球有50个办事处,近3800名客户经理。

瑞信希望迅速扩大其在中国的团队,所以王菁会在未来的团队招募过程中占据强有力的话语权。

王菁的主管---瑞信中国CEO唐臻怡去年3月向里昂证券提出离职,从里昂证券董事长之位离职3个月后,出任瑞信中国区CEO。唐臻怡负责瑞信在中国的全部业务,包括私人银行业务、固定收益和证券交易。他向亚太区首席执行官司徒瀚(Helman Sitohang)汇报工作,并通过徒瀚向全球首席执行官谭天忠(Tidjane Thiam)汇报工作。

瑞信期望在未来五年内对其中国内地业务通过设置防御性圈护(ring-fence)的方式,以控制其在业务持续增长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高额成本和不确定风险。

2019年5月,瑞信成立了家族办公室部门,并任命亚太区家族办公室服务高级专家Tan Mae Shen领导该该部门,专门为大中华地区的富豪提供投资、财富规划和传承等一系列家族办公室服务。

2018年6月,瑞信以非公开协议方式单方面向瑞士方正证券增资,增资完成后持股比例由33%提高到51%,瑞士信贷成为瑞信方正的控股股东。除合资证券公司之外,瑞信在中国的合资资产管理公司——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资产管理机构之一。截至2018年12月底,工银瑞信管理的资产总规模接近1.3万亿元人民币(约1940亿瑞士法郎)。

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全球金融机构都希望率先获得各个业务领域的经营牌照,然后再寻找合适的人选来接管相应业务板块。

另外一家外资巨头---瑞银(UBS)也面临同样的问题。2019年12月,瑞银亚太区投行业务主管金弘毅(David Chin)表示,瑞银将在未来3至4年内将旗下中国投行合资企业瑞银证券(UBS Securities)的员工数量增加一倍。

但这似乎没那么简单。瑞银亚太区总裁许建洲(Edmund Koh)形容这一过程“非常艰难”。“有时候你不得不雇人去申请牌照后才能开展相应的业务,有时候牌照的审批通过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快,所以即使你有人才在手,但他们也做不了什么事,最终导致的结果是高离职率。”

但外资金融机构并没有打退堂鼓,他们有着雄心勃勃的目标。瑞信此次邀请王菁加盟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迈出的关键一步。

尽管王菁在瑞信的工作面临重重挑战,但以她丰富的经验和深厚的专业知识,必定能带领瑞信在私人银行业务上前进一大步。

结语

王菁在招行时曾说过:“我们每一年都是欢呼雀跃地实现自己内心的蓝图,第二年再做新规划;这十多年有人可能位置换了,但还是做重复的事情;我没有换位置,但是我做的事情每年都不一样。”

如今,唯一一位创立之初仍然坚守在岗位上的私行掌门人,也换位置了。祝愿她在新的岗位上再创佳绩!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