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斌再婚生女,独吞1.2亿赔偿款?亡妻遗产和赔偿款该如何分配?

6月30日晚上11点,“杭州小区纵火案”女主人的丈夫林生斌发布微博表示他已经组成新的家庭,开始了新的生活,配图则是他刚刚出生的女儿的照片。网友们看到微博也都回想起了他之前的遭遇。2017年6月,朱小贞与林生斌一家人的保姆莫焕晶,因为沉迷于赌博,想要通过放火再救火的方式赚取这家人的信任和钱财。但最终由于火势无法控制,这个家的女主人朱小贞以及三个孩子都在这场大火中丧失生命。随后作为受害人家属的林生斌在为妻子儿女主张权利的同时,还坚持做了许多公益善事,比如在疫情期间他就曾捐助了5000个口罩,这些行为都让大家感动于林生斌对于妻子家人的深情和对于社会的支持。所以当大家知道他将要开启新生活的时候,也都是持祝福的心态。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但很快舆论风向开始转变,有网友爆料称早在2018年1月,林生斌就在南京与其他女生牵手共同参观纪念馆,而那时离他的妻子儿女去世,不过几个月时间。更有网友表示,林生斌不仅没有履行将赔偿款用来设立基金会的诺言,还特意捐赠了水井用来“锁魂”。一时间关于林生斌的消息纷纷登上头条,但却都真假难辨。

后来朱小贞的哥哥发微博委婉地表示,林生斌的温柔深情不过是人设而已,他甚至没有将朱小贞父母应得的财产交给他们。一时间网友们开始声讨林生斌的所作所为,他从深情的丈夫父亲变为消费亡妻的忘恩负义之人。那么朱小贞哥哥所说的“我妹留给二老的,也该凭你自己做个了结”究竟指的是什么呢?到底有多少财产,是应该由朱小贞父母获得的呢?

首先在朱小贞去世后,她的遗产应该进行分割。根据已公开的消息,我们无法确定朱小贞是否留有遗嘱。假设她留有有效遗嘱,那么她的财产将根据遗嘱进行分割。假设她未留遗嘱,那么她的遗产将通过法定继承顺序来完成。

根据法律规定,法定第一顺序继承人是配偶、子女和父母。也就是说朱小贞的第一顺序继承人是林生斌、她的父母和三个孩子。但朱小贞的孩子们也不幸在大火中丧生,此时就涉及了确定死亡时间的问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见,“相互有继承关系的几个人在同一事件中死亡,如不能确定死亡先后时间的,推定没有继承人的人先死亡。死亡人各自都有继承人的,如几个死亡人辈分不同,推定长辈先死亡。”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都有第一顺位继承人,而朱小贞作为孩子们的长辈,是被推定先死亡的。因此朱小贞的遗产应当被平均分为六份,分别分配给朱小贞的父母二人、三个孩子和林生斌。同时由于三个孩子的已经去世,他们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只有父亲林生斌,所以林生斌将继承孩子的遗产,也就是说他将获得朱小贞三分之二的遗产。朱小贞的遗产主要包括她和林生斌的夫妻共同财产和她本人的婚前财产,例如她和林生斌婚后购买的房产或者开设的公司,这些财产中的三分之一理应由朱小贞的父母获得。

其次是网传绿城集团支付的1.2亿赔偿款的分配问题。在事故发生后,林生斌和朱小贞的父母共同起诉了绿城物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绿城海企实业有限公司、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等八家公司,请求赔偿。而后在2019年4月,经杭州中院主持调解,原告方三人撤回了对绿城集团的起诉,并与其达成了调解协议,绿城集团也已经全面履行了调解协议。网传林生斌就是通过这份协议获得了来自绿城集团1.2亿的赔偿款。

从已公布的消息来看,我们无从得知调解协议中确切的赔偿款数额是多少,也无法得知原告林生斌与朱小贞的父母是否在协议中约定赔偿款的分配问题,因此我们按照一般情况,假设赔偿款由三人平均分配,那么朱小贞父母将可能会获得大约8000万元的款项。有新闻报道中提到,绿城集团直接将这笔款打到了林生斌的账户中,这也可能是朱小贞哥哥在微博中提到,朱小贞父母没有实际获得赔偿款的原因。另外,针对林生斌在媒体前表述的将用这笔赔偿款成立一个基金会,虽然目前我们尚未看到,但若他真的想要设立,也只能用属于自己份额的赔偿款设立,而不能擅自对朱小贞父母的份额进行支配。

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朱小贞的遗产还是赔偿款,在无其他特殊约定的情况下,朱小贞的父母都有足够的法律依据,可以获得财产和赔偿其中的一部分,现实完全不应该是哥哥表述的“父母没有收到妹妹留给二老的”这种情况。我们无从得知这些故事背后的真实状况,但若林生斌真的侵吞了朱小贞父母的应得份额,那么建议父母二人委托律师与林生斌进行沟通,甚至是与他对簿公堂,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以前的沉默和维护可能是顾念到曾经同为一家人的情谊,但当一方已经将情感看作是赚取和占有利益的工具之时,情谊的价值就早已不在了,此时把握住应得的利益,才是最为稳妥的选择。

当年的纵火案已经无法改变,如今林生斌的各种传闻我们也无从得知真假,在这场风波之中,网友不过是看客的身份。我们只希望每个事件的当事人都能无愧于心,重拾希望,真正开启新的生活。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