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头条-财富洞察-正文

能影响招行的,还得是蚂蚁!

任何一个行业,会卖,都只是基础,毕竟客户的需求总是会有的,但怎么留住客户,就是体现能力的地方。

基金销售同样如此。

近期,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公布了第三季度公募基金代销TOP100榜单。

这是中基协第三次发布该榜单,该榜单显示,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末,按照股票+混合公募基金保有量和非货币公募基金保有量进行排名,跻身前10的代销机构分别为招商银行、蚂蚁基金、工商银行、天天基金、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浦发银行及民生银行,除了交行与农行互换位置外,其余机构排位与上一季度并无变化。

从表单中不难看到:


01 银行依旧占据半壁江山,却显疲态

榜单披露的百强中,银行占据30家、券商49家、第三方代销机构16家、保险等其它机构5家。在前十名中,银行独占八席,招商银行稳居第一。

从“股票+混合基金”保有量规模排名看,银行在前五名中占据三席,招商银行以7307亿的权益基金保有规模三季度继续蝉联全市场第一名,蚂蚁基金、工商银行以6810亿元、5207亿元分列前三,天天基金、建设银行三季度权益基金保有规模分别为4841亿元、3948亿元,分别位列第四、第五名,前五名座次继续维持二季度的格局。

此外交通银行取代农业银行,晋升行业第七,交通银行也是三季度前十名的机构中,唯一一家排名上升的机构。

能影响招行的,还得是蚂蚁! - 第1张

在权益类基金(股票+混合公募基金)的保有量规模中,银行保有规模比例达到59.13%,从非货币市场公募基金保有量来看,银行保有规模占总规模的54.25%,均占了半壁江山。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不少银行的保有规模出现下降。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浦发银行等三季度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保有规模也有所下降,三季度末保有规模分别为3948亿元、3270亿元、2162亿元、1690亿元。就连招行和工行也比三季度缩水了228亿元和264亿元。


02 第三方突进?

相比起头部银行的“衰减”,第三方代销平台却呈现出另一种态势。

前五名中的蚂蚁基金和天天基金三季度权益基金保有规模分别增长226亿元、426亿元,环比增幅3.43%、9.65%,这也是权益基金保有规模前100名机构中,增长最多的两家机构。

蚂蚁也进一步缩小了与招行之间的差距,从二季度时的千亿降至500亿以下。

天天基金也在缩小和工行的差距,同样从千亿缩减至300多亿元。

排在蚂蚁基金和天天基金之后的腾安基金、盈米基金、基煜基金、同花顺基金、汇成基金、蛋卷基金,“股票+混合基金”保有规模环比均有不同程度增长,其中,汇成基金保有规模从150亿元增长至324亿元,环比增长116%,基煜基金环比增长44.05%,腾安基金、盈米基金环比增长均超10%,蛋卷基金环比增长9.47%。

能影响招行的,还得是蚂蚁! - 第2张

而在榜单的另一个排名中,蚂蚁基金以11954亿元的保有规模稳坐“非货基金”保有规模第一,继续拉开与第二名招行的差距,同时,二季度排在第四的天天基金已经反超,以5783亿元的保有规模升至第三。不止招商银行和工商银行在“非货基金”保有规模环比减少,建设银行、农业银行、浦发银行均出现了减少,其中,农业银行保有规模环比减少超过500亿元。

一直以来,作为存量规模数据,机构资金在非货币市场占比较多,而股票和混合型更能体现代销机构的零售实力。两个统计口径之差主要是债基,也就是说蚂蚁的债基保有量高达5144亿元,在所有代销机构中遥遥领先。


03 券商去哪里了?

从相对数据上来看,券商三季度整体低迷,多家券商规模大幅度下滑。其中,华泰证券减少了256亿元,国泰君安减少了106亿元,中银国际证券更是从227亿元减少到53亿元,几乎减少了77%。即便是行业龙头中信证券,3季度股票+混合公募基金保有规模也减少了89亿元。

这或许是由于券商客户购买基金的习惯本身就与银行、三方不同,有那么一些短期的进出也正常。

但更多的是来自于监管,据券商中国报道,券商涉及基金销售的数据主要三块,包括新基金认购、老基金申购以及ETF、LOF等场内基金的交易。新基金认购和老基金申购普遍认为是券商代销基金产品的核心数据,而场内的ETF、LOF等和股票一样,投资者开户之后就可以主动交易,和券商基金代销能力关联较低。另外,场内的ETF、LOF等产品也和股票一样因为没有申购、赎回等费用,投资者往往会频繁交易,也会导致券商基金销售规模虚高。

能影响招行的,还得是蚂蚁! - 第3张

此前二季度的申报中,监管层就要求券商详细列出ETF和LOF的净买入数据。上报监管的公募基金销售保有量等于季末保有量减去新增保有量,新增保有量只有新增新基金认购量、新增老基金申购量,不包括ETF、LOF等净买入量。三季度最终的统计数据实现了ETF等产品净买入量的剔除。

此外,三季度的统计中,只有完成公募化改造的资管大集合才能计入保有量,这也剔除了不少券商资管一些有大集合保有量。

也就是说,除非券商真正在基金认购、申购上实现质变,不然的话,很可能就真的退出“三分天下”的争夺了。

随着榜单一次又一次地公布,市场已经开始逐渐习惯于对保有量的考核,这也是金融机构一直追求的从KPI考核向AUM转变,可以从根本上解决机构重首发轻持营的“赎旧买新”现象。

这也是为什么在榜单中第三方销售平台的保有量逐渐在增长,毕竟基金首发大多是在银行和券商,虽然不是全部但也差不多了,真正通过三方平台首发的基金屈指可数。

所以在今年5月榜单刚公布的时候,笔者就有一个想法,监管花这么大的力气做的这个统计,实际上就是为了告诉各家机构:学着点头部三方销售,花精力去做服务,不要再把目光放在基金首发的费用上,做持营!做投教!做长期!

在这样的背景下,蚂蚁问世即巅峰,毕竟在这些监管想要的点上,谁能做得过蚂蚁?即使是招行,也依旧摆脱不了银行本身的“痼疾”。

当然,竞争是始终存在的,但代销机构也不必过于内卷,毕竟基金代销这个市场的空间依然是可以无限展望的。

仅从中基协公布的数据可发现,在过去连续12个月的时间内(即2020年9月-2021年9月),公募基金整体规模从18万亿元升至24万亿元,(封闭式基金+开放式基金)净增长了约6万亿。

相比之下,基金代销市场的发展才刚刚开始,破千亿的机构数量远远不足。

蚂蚁和招行,在代销这个领域的竞争,才刚开始。

相关内容

换一批